©奶油米 | Powered by LOFTER

[ALA]罅隙(上)

脑洞堵不住了走一发。bug和ooc都是我的,rps别当真。

两发能完,大概。

为何死线越紧,我心越大

————————————————————————————

亲爱的人,我总有一天悉破你的表情

亲爱的人,我知你心中必有罅隙


1.


张继科失恋了。


对方提出分手的时候说无论如何都无法感受到他的投入与信任,也不知道他是对谁都这样,还是说自己没能把他给捂熟了。


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双方家里都还没有太多新人入主的痕迹。张继科沉默地坐在沙发上看着对方不紧不慢地收起一些零零碎碎的杂物,扫视一圈,最后挥了挥手,连出门送客的仪式都省略。


如果要说一开始就是不喜欢的,那也是着实有些冤枉。对方是很优秀的爱人,平日里乖巧得恰到好处,遇事又足够自持,少有的矛盾也从来终结于冷静的交谈。


张继科觉得这有些微妙的吸引力,只是有哪里不对。


每一次粗糙的表达都是对心领神会的期待,而每一次期待落空的事实又让他感到不知名的失望。


“我操。”张继科看着茶几上两张西班牙国家德比的门票和飞往马德里的机票,心里突然有些焦躁。



2.


马龙刚在朋友圈里发了张午夜的里斯本,就收到了张继科的短信,问他要在欧洲待多久。马龙又一次感谢微信没有已读提醒,握着手机,看着它暗下去又解锁又暗下去,想了半天,回了一句怎么了。


在深夜收到张继科的短信对马龙来说并不是什么稀奇事。跟同一个人厮混太久的坏处就是,有些难以解释的心事再也找不到,也不想去找别人去倾诉。你的喜悦和我的成功,我的低潮和你的梦魇,即使不常见面,三句两句对方传来的回应,还是让你觉得对了这就是情绪释放的出口。



马龙是高一的时候认识的张继科。当时马龙觉得自己在物理上天赋不错,一心想进竞赛一班,结果入学考试发挥轻微失常,被分到了高考一班。班主任肖战觉得这孩子成绩和纪律都不错,想让他当班长,马龙站在他办公桌前一脸乖巧的摇摇头,说肖老师我想转班。


学校里从来只有从竞赛班往高考班转的,没有反过来的先例。但是马龙提了很多次,肖战自己本身又是物理竞赛组组长,有些惜才的意思,就替他去跟年级组长协商了一下,最后决定让他参加下次的物理竞赛组小考,考进了前三就同意他转。


张继科首次从第一的位置上被挤下来的时候有点懵圈儿,看到名单上自己前面是个见都没见过的名字,想起肖战跟自己说我们班上有个学生,天赋不比你差,心里就更不服气。等马龙搬着家当转到他们班时,张继科斜着眼瞧着这个白白嫩嫩好欺负的同学,狠狠地踢了一下桌子。


不服就要抢回来,偏偏马龙平日里看起来毫无攻击性,内里也是个特别要赢的主儿。物理竞赛向来是他们学校的强项,两个人拼得厉害倒也是良性竞争。肖战看着两个得意门生时时刻刻凑在一起,争题争得面红耳赤,心里倍感欣慰,感觉自己已然金牌在握。至于他们两个之间的氛围是怎么开始变得微妙,又是怎么在夏日午后的自习室隔着胡乱写满公式的演草纸,趁着最后一日的蝉鸣偷下人生中第一个吻,回想起来都是不明所以又理所当然的事了。



张继科随手拍了张照,跟马龙说自己有两张皇马打巴萨的球票,被人放鸽子了,问他要是刚好在欧洲有时间的话要不要一起去看。张继科不细说,马龙便也不多问,分开这些年,插科打诨还能瞎聊几句,真正遇到自己感情上的事,两个人打的都是同一个套路的太极。细节能省则省,最多等结束了再跟对方说起来,之前大概是有过这么一段故事。


两人日常交流并不算太少,张继科其实知道马龙这次是来里斯本谈一个项目,谈完之后一两个星期的假还是有的。他这么问一句就是意思一下,万一自己这次不想去还能有个下次见面的台阶。马龙虽然心里别扭,但是也没有做太多思想工作就应下来了,个中怀着的侥幸和期待他根本懒得去细究。问了张继科的航班和酒店信息,翻开电脑就定了机票。



3.


张继科比马龙先一天到马德里,check in的时候前台向他确认了一下房型,张继科想了想要不要把大床房换成标间,话到嘴边又鬼使神差的吞了回去。


张继科睡眠向来是不错的,可能有点过于好了,白天也耷拉着眼皮一副睡不醒的样子,被人送了个长得困的名号,江湖人称张德坤。这天晚上躺在陌生的床上张继科竟然破天荒的有些紧张,暗自嘲笑自己这个等着被临幸的即视感,脑子里陆陆续续闪着不甚清晰的片段,翻第一百零一个身的时候顺便把锅甩给了时差。



他们最快乐的那几年都在大学时代。物理系的六人间宿舍实在不方便谈恋爱,张继科以洁癖为由在学校门口租了个两室一厅,然后强行把马龙拖出来跟他分房租。说是两室,事实上有一间房一直空着就没用过,客厅很小,两人索性把多余的房间腾空摆了个软塌塌的沙发床垫,搞了台投影仪改造成了家庭影院。


他们平日里跟人来往不算少,但也不多,倒没有刻意隐瞒,只是大多数人只道他们是同一所高中上来的死党,对他们平日里的亲密没起疑心,他们便也懒得解释。许昕是为数不多知道他俩事情的人。


马龙是在音乐社认识许昕的。他这人没太多别的爱好,平日里爱哼两句,外加一手键盘勉强能撑得住场,大学一开学就兴冲冲的加入了音乐社。结果vocal没当上不说,两年了键盘手还只能当个替补的。许昕是他们物理系的直系学弟,平日里只打过几次照面,进社后第一次公演刚好主唱有事,许昕就直接顶上了,熟了之后在马龙面前得瑟得不行。


得瑟完了该求人的还是得低头。一年级换了个歪脖子老师教固体物理,期末考之前拿着300页的教材说这个学期是哇,重点我就不画了是哇,你们是哇自己好好整理一下课堂笔记一定没问题的是哇。许昕心如死灰的走出教室,硬着头皮去找马龙借笔记。


许昕敲开门的时候马龙刚好在洗澡,张继科让他随便找个地方坐下,自己进房里去给他找笔记。张继科人还没出来,马龙在浴室里面大声喊,“继科儿我忘记拿衣服了,你给我抽屉里随便找一条内裤先拿过来”。许昕有点尴尬地看着张继科拿了一整套齐全的衣服递进去,还提醒了一句“许昕来了”,刚想打趣说师兄们感情真够好的,一低头就看见半开的茶几抽屉里放着的两个套子和一管用了一半的润滑剂。


许昕谈恋爱之前,天天嚷着他们秀恩爱的要管单身狗的死活,变着法子蹭他们的酒喝。张继科不太爱喝酒,但是那是他回想起来最愉快的一段时光。许昕和马龙好喝两口,但是酒量都不是太好,晚饭过后一边瞎扯蛋一边来个两三瓶也就差不多了。经常到最后张继科一个管俩,打电话让许昕室友来把他处理了,然后搭着马龙慢悠悠的往回走。


马龙酒品不错,喝多了也不发酒疯。如果不是眼神过于闪烁,脸色过于红润,他一本正经讲的胡话你就全信了。又说自己比张继科小几个月年轻气盛今天晚上要在上面,四下无人的大街上亲吻也堵不住他的嘴;又说以后有钱了就自己开演唱会自己唱,花钱让许昕坐在底下给他鼓掌,说完走近对面物美,拿出一百块钱往柜台上一拍,说给老子来50张刮刮乐,然后拖着张继科蹲在门口,不刮完不给走。


他们最后也没有刮完那一捆彩票。马龙端正地坐在物美门口的台阶上低着头特别认真刮了一个多小时,刮完也不细看,接着刮下一张。张继科一张张接过来看结果,好不容易刮到一张十块的,刚想叫他看,身边的人闷头就倒在自己身上睡着了。


张继科手里举着一大叠“谢谢惠顾”,觉得自己中了五百万。


tbc.


热度: 147 评论: 9
评论(9)
热度(147)

就是厌得快没别的。